2020年「微信支付分」“低调”上线 评分机制或存漏洞

020年「微信支付分」“低调”上线

这个满载着微信价值观和野心的产品时隔两年后才全面问世,但却低调得不像话。

《中国科技投资》刘逸伦

近日,微信(WeChat)正式开放支付分查询功能,由于个人征信的数据敏感性和监管因素,微信支付分时隔两年才全面开放,而这个几经打磨的重磅产品却异常低调,不少用户甚至找不到展示页面。

低调的背后是微信对个人征信牌照取得未果、业务“去金融化”、新玩法信用支付+商业的模式仍在探索中等各种发展难题的妥协。

5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将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作为下一步主要工作安排,两部被数据行业热议的法律终于呼之欲出,征信市场新玩家增多,变局再起。在此背景下,微信支付分将如何创造“一种新的信任方式”以实现征信赛道弯道超车?

低调上线

6月3日,微信支付分宣布全面上线,一周后,记者随机采访了全国数十位微信用户,超过半数的人表示对此并不大知情。

全面开放后,用户可通过“微信支付-钱包-支付分”三级入口开通、查看分数。每个微信用户都拥有一个分数值,每月根据综合数据更新一次。微信用户在“钱包”中开通支付分功能后,可查询自己的支付分,凭分值可享受1067种信用服务,包括免押租借、免押住宿、先享后付等消费体验。

目前,微信支付分在B端主要覆盖的是免押和先享后付的场景,覆盖的主要行业为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智慧零售的货柜、网约车等。在2019年8月8日微信支付“媒体开放日”上,“支付分”作为战略级产品被重点介绍,彼时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透露:微信支付分上线3个月,为用户节省押金超百亿元。

不难看出,微信团队想要在场景拓展更广的情况下,令用户生活更便捷。据记者了解,微信团队曾探索过一个场景——安检。在过地铁或其他的安全检查中,将微信支付分提供给有关机构作为一个参考数值,使守信的用户过安检更便利。

这样的微信支付分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征信产品,而更像是诚信评价。去年年底以来,面对商业和社会领域“信用泛化”的现象,央行支付司副司长穆长春曾公开表示:信用数据的加工,不管是原始的征信报告、信用评分,还是别的各种创新产品,都要停留在个人金融信用领域,不应过界。

在此情况下,作为国内最大的社交平台,腾讯也显得格外谨慎。根据腾讯最新财报,截至2020年3月31日,微信用户数量已达12.025亿。坐拥12余亿用户的社交等隐私数据,微信的信用产品在数据采集端和应用场景方面一直备受争议。此次尽管推出重磅产品支付分,但其仍采取低调风格上线的方式以减少反对声音。

据页面详情显示,微信支付分的评估因子主要是用户的身份特质(稳定的实名信息以及个人基本信息)、支付行为(与使用微信支付相关的消费等行为)、信用历史(与微信支付分相关的守约、负面情况)三个维度。

目前,微信信用记录中守约记录次数越高,微信支付分越高。但微信团队回答:这是正相关的,但算法计算逻辑并非简单如此。

2020年「微信支付分」“低调”上线 评分机制或存漏洞

用户微信支付分截图

2020年「微信支付分」“低调”上线 评分机制或存漏洞

用户微信支付分截图

2020年「微信支付分」“低调”上线 评分机制或存漏洞

用户微信支付分截图

据微信方面介绍,微信支付分的算法模型是根据用户的反馈和真实消费行为进行的,每个人比重都不同,“这是黑盒的逻辑,不是简单的几个维度,每个维度占比多少算出来的分数,这是极度复杂的运算过程,而这件事不能人为干预。”

蹒跚前行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征信的敏感性和监管因素,微信支付分时隔两年才成功全面上线,但变现难题仍旧待解。

2017年4月,央行在官网上表示,当时的8家进行个人征信开业准备的机构无一家合规,并表示达不到监管标准的情况下不能对其颁发牌照。至2018年1月,百行征信成立前夕,“腾讯信用分”曾一度向全国范围开放公测,但仅一天后就紧急下线。对于下线原因,多信息源称:“腾讯受到了央行的窗口指导”。

2018年年底,腾讯系的信用评分“腾讯支付分”重新推出,在广东地区开始内测,产品名称规避了“信用”二字,运营主体也由腾讯征信有限公司变为财付通。2019年年初,腾讯在更大范围开始灰度测试“微信支付分”,当年9月,马化腾卸任腾讯征信有限公司法人,公司回应称系公司内部治理范畴与实际经营无关。

此外,在去年大数据行业治理背景下,不少与金融机构合作的征信产品下架,个人信用“去金融化”成为趋势。去年下半年,芝麻信用与花呗事业群总经理文澜公开称芝麻信用两三年内都不会考虑盈利问题,与百行征信不产生任何数据上的交集,个人信用方面不涉及到金融机构服务。

与芝麻信用采取的战略相同,微信支付分也与金融场景隔离,微信表示暂时没有将微信支付分与个人信贷做结合。微信支付分产品负责人王鹏飞更是坦言:“人的信用并不是只能用来借钱”。

业内某大数据公司从业人士称:“目前信用分主要的应用价值仍是金融领域,在去年大数据风控、征信等公司因爬虫侵犯公民隐私获益被警方调查后,金融机构及征信机构对于信用分的态度极为谨慎。”

该从业人士还对记者表示,“但对持牌金融公司来说最有价值的是,在接入微信支付分、芝麻信用等信用分后,失信人‘老赖’除了在线下活动受到限制,在线上腾讯、阿里系统的场景中也将寸步难行”。

媒体报道称,一些大数据公司曾提供每次0.2-1.8元的有偿查询服务,帮助资方降低放贷风险和提供催收支持,有些相关公司去年因此非法获利9亿元。

与金融公司合作曾是大数据征信方重要的变现途径之一,而降低或减少与金融机构合作后新的高效数据变现模式尚未形成,微信支付分又有怎样的考量?

评分漏洞

目前,巨头们纷纷在支付+商业道路上进行探索。而面对未知的市场,唯一确定的是场景的大力拓展。

可以看到,微信支付分自6月推出以来,场景中的商家数量不断增加。有媒体报道,至6月4日,支付分页面显示支持的信用服务为1035个,仅仅5天后,这一数字增加到了1067个。

此外,对于大的KA商户(注:重要客户)星巴克,微信与支付宝争夺火热,最终微信在支付首页限时推广处增加“星巴克”宫格增加其曝光度,以夺得这一大商户。

快速扩张场景之下,微信支付已接入的商户质量也存在争议。《中国科技投资》记者注意到,在支付分支持的“共享租物-充电宝”中提到的“云充吧微驿站”,其在21CN聚投诉平台中频频被用户投诉乱扣押金。

深圳陈先生告诉记者,5月24日晚间其在云充吧平台使用微信支付分借用充电宝,当日已归还完毕。但4天后,陈先生收到微信支付分订单显示,其归还时间为5月28日上午11时,并通过自动扣费的方式扣除了100元押金。微信支付分显示陈先生该笔充电宝租借已完成,并计入守约记录。

但事实上,陈先生自动扣款账户并未存入有效余额,在5月28日微信支付自动扣款并未完成。5月29日及5月30日,陈先生分别收到两条微信支付服务订单待支付提醒,其称,“你的如下服务订单有欠款未支付,若不及时处理可能会降低你的分数,并对服务使用产生影响。”

直到6月10日,陈先生终于通过微信提供的商户电话联系到云充吧的客服人员,对方称,或是因为技术原因导致归还未显示,通过后台查询陈先生在5月24日时已成功归还租借的充电宝,并将100元押金退还至陈先生账户。

这样由于商户原因导致用户履约失败的情况,陈先生的微信支付分是否会受到影响?在微信支付的界面提示:如您存在对于扣款原因、扣款方式或扣款金额等问题的质疑,请直接联系商户客服处理。而当用户反馈商家电话无效的情况,微信页面则仅给出“已反馈”结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融代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s520.com/?p=24656

无视任何东西(秒批口子),下载链接:下载app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757-82712510

在线咨询微信:c306823007

邮件:guanzhijian@rdapp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