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买入这八只「派息股」坐收稳定回报

020年买入这八只「派息股」坐收稳定回报"

长期以来,派息股一直是投资者获得稳定收入的来源之一,也是为退休积累财富的可靠途径。即使在市场面临压力的时候,投资者也可以指望这类公司尽一切可能继续派发股息。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给公司的派息前景蒙上了阴影。在美国许多州暂时关闭不必要的业务、社交隔离措施抑制了消费者活动之际,许多公司不得不采取措施保护现金流,收入面临前所未见的损失。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美国股票业务主管李·斯佩尔曼(Lee Spelman)说:“我见识过很多次危机,但从没见过像这样的危机,突然之间,公司的收入和现金流基本上都消失了,就连那些我们认为是蓝筹股的公司,突然之间也开始担心流动性的问题。”

3月份美国开始实施抗疫措施以来,从能源到零售再到航空各行各业的公司都大量削减了股息或者暂停派息。标普500指数中采取这类措施的知名公司包括迪士尼(Walt Disney, DIS)、哈里伯顿(Halliburton, HAL)和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 LUV)。

在缺乏大公司所拥有的财务资源的小公司中,削减开支的情况更为普遍。例如,罗素2000指数820家派息公司中,21%的公司今年已经削减或暂停了派息,其中包括Texas Roadhouse (TXRH)和Office Depot (ODP)。

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不派息了。虽然现在公司现金流普遍面临压力,而且监管机构对可以接受政府救助的公司的派息实施了限制,但仍有许多公司保持或提高了派息。今年年初以来,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里有大约155家公司提高了派息,尽管超过一半的公司是在1月和2月疫情来袭之前这样做的。

疫情暴发以来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美国投资者应该停下来评估一下自己持有的派息股,因为不同公司的表现各不相同。虽然没有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但未来也还是充满不确定性。尽管疫情威胁依然存在,但派息股应该继续在投资者的资产配置中占据重要位置。

贝莱德(BlackRock)多资产策略团队收益投资主管迈克尔·弗雷德里克斯(Michael Fredericks)说:“目前人们不仅在努力寻找收入来源,还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增加收入,派息股仍然是一个有效而重要的选择。”

哪些公司上调或削减了股息?

在比较今年和去年标普500指数的股息时,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预计今年会小幅增长,美银证券(BofA Securities)预计将下降10%,花旗(Citi)预计可能下降25%到30%。去年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派发了4854亿美元的股息。

对派息做预测很不容易,就像目前许多其他经济和金融预测一样,因为疫情造成的损失对每家公司来说都是不一样的,而且第二波疫情还存在不确定性。在各州重启经济之际,企业复苏速度有多快也是一个要考虑的因素。

S&P Dow Jones Indices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4日,约有60家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在2020年暂停或下调了派息,其中暂停派息的公司占到三分之二。这个数字约占该指数中派息公司的14%,表明绝大多数公司没有削减或暂停派息。

一些公司甚至宣布增加股息,包括那些连续至少25年派发高额股息的公司,如强生(Johnson & Johnson, JNJ)和宝洁(Procter & Gamble, PG)。生产各种医疗产品的百特国际(Baxter International, BAX) 5月份把股息提高了两位数百分数。

许多公司都在继续派息。举例来说,虽然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 XOM)没有像近年来那样在每年的4月份提高派息,但该公司仍在继续派息,即使是在能源行业正面临需求大幅下降和国际价格战的情况下。

American Century Investments高级投资组合经理迈克·利斯(Mike Liss)说:“如果经济出现V型复苏,那么公司就会以更快的时间恢复之前的派息水平,下调股息的幅度也会减少。”如果感染人数激增,那么“未来还会有更多公司削减股息。”

美国公司的派息情况好于外国公司

有一点是明确的:和欧洲大陆及英国公司相比,美国公司削减股息的幅度更小。外国公司通常每年或每半年派息一次,但美国公司是每季度一次,而且一些外国公司已经自愿暂停派息。此外,欧洲监管机构要求一个公司(尤其是银行)暂停派息以留存资本。

“外国公司的派息情况变得相当复杂,因为有政治因素在里面,而不仅仅是受商业因素影响,”Federated Strategic Value Dividendfund联席基金经理丹尼尔·佩里斯(Daniel Peris)说。

大多数美国公司并不存在这种情况。虽然有一些人呼吁大范围暂停派息(特别是在金融业),但没有任何监管措施阻止顶级银行继续实施其资本分配计划。在疫情初期有八家大型银行暂停了股票回购,以此作为留存资本的办法。

与美国股票相比,欧洲股票的吸引力之一在于其收益率较高,但这种优势已经被大量公司削减股息和暂停派息所掩盖。

欧洲公司的派息情况到底有多糟糕?贝莱德(Black Rock)的数据显示,欧洲斯托克600指数近40%的成分股公司今年取消或削减了至少10%的股息,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这一比例为为8%。

涉及规模及行业

不过,尽管美国公司的派息前景比欧洲公司好得多,但雷区也不少,尤其是在非必需消费品、能源和工业等周期性行业。

美银证券(BofA Securities)美国股票策略主管萨维塔·萨勃拉曼尼亚(Savita Subramanian)称,面对各种不同的趋势,投资者应该有所选择。她说:“就大公司削减股息而言,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除非我们经历第二波经济衰退,而且衰退的时间比我们的经济学家预测的要长得多。”在谈到大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时,萨勃拉曼尼亚说:“可以说这一次大盘股保持派息的能力要比此前经济低迷时期更强。”

不过她指出,非必需消费品和能源等美国削减派息最集中的行业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不确定因素。“问题是:这些行业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吗?还是说会受到永久性的影响?”萨勃拉曼尼亚提出这样的疑问,她指出,房地产和旅游业面临的挑战尤为严峻。

与此同时,美国某些行业的股息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举例来说,大部分科技公司和医疗保健公司都没有削减派息,实际上这两个行业已经逐渐成为投资者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科技公司占标普500指数派息公司的17.3%,高于其他任何一个板块,占比也高于2005年底的5.5%。医疗保健公司的占比为14%。

2005年时,金融公司占该指数中派息公司的近30%,现在占比仍然很高,排名第二,仅次于科技公司。但是随着其他板块占比的上升,目前金融公司的占比下降到了15%。

然而科技板块近期仅累计上涨了1.2%,是标普500指数11个板块中涨幅最小的板块之一。举例来说,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 MSFT)从2003年开始派息,而且定期提高股息,但其股息收益率依然只有1.1%。

ColumbiaThreadneedle美国收入与增长策略团队负责人戴夫·金(Dave King)称,一些行业的公司很重视自身对于增加投资者收入的作用,因此在制定股息政策时考虑的不仅仅是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他表示,这包括一些“成熟的、周期性的公司,这些公司的管理层明白股息对股东非常重要,他们在做股息决策时会有一些人为因素在里面。”

这类公司包括一些能源公司,例如雪佛龙(Chevron, CVX),尽管收入面临压力,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沃思(Michael Wirth)依然强调了保障派息的重要性。4月下旬,股息收益率为5.1%的雪佛龙宣布派发1.29美元的季度股息,和以前的派息水平一致。

金的持股包括雪佛龙,该公司最近股价在100美元左右。他说:“持有一只价格为100美元的股票的原因并不是指望它很快会涨到200美元,股息是该股总回报的重要组成部分。”

投资者应区别看待削减股息和暂停派息

在疫情期间,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暂停派息的公司数量多于削减派息的公司数量,二者之比约为2比1。在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这一比例达到近1比7。

由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这一次大多数公司选择暂停派息。“大多数时候公司会尽量避免削减派息,”Federated Strategic Value Dividend联席基金经理佩里斯说,“削减派息不是传统做法。”

许多公司收回了之前公布的业绩预期,它们现在还无法预测未来几个月的收入和利润会是什么情况,因此暂停派息的公司数量更多。

投资者应该区别看待削减股息和暂停派息。

Gilman Hill Asset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兼投资组合经理珍妮·范·勒文·哈林顿(Jenny Van Leeuwen Harrington)说:“削减股息令投资者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收入,暂停派息则让投资者未来还可以通过股息获得收入。”

当一家公司把股息削减至零时,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她说:“再次恢复派息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如果持有这只股票是为了持续获得收入,那么继续持有这只股票就不再有意义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会考虑如何以尽可能合适的价格收回投资,但不用立刻卖出这只股票。”

她还称,在看待削减股息的公司时,投资者应通过考察利润、现金流或其他指标来评估这家公司是否有足够能力派息。

寻找能够稳定派息的公司

Wolfe Research首席投资策略师克里斯·森耶克(Chris Senyek)建议投资者关注“科技、医疗保健、必需品和公用事业等派息更稳定领域的大盘股”

原因在于:一旦危机过去,市场对这些在危机中表现良好的派息股的需求将上升。本文后面推荐了8只这样的派息股。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近期称,利率可能至少会在两年内保持在低位。因此,投资派息股比投资许多债券的收益率更高。代表投资级美元计价债券的Bloomberg Barclays U.S. Aggregate指数最近的收益率约为1.4%,而标普500指数的股息收益率为1.8%。

贝莱德的弗雷德里克斯说:“投资者将不得不关注包括股票在内的其他资产类别,和Bloomberg Barclays U.S. Aggregate指数相比,股票的收益率更高。”

另一个对派息股构成利好的因素是,它们不受像股票回购那样受到不利影响。虽然股票回购这种向股东返还资本的方式在最近几十年颇受欢迎,但在疫情期间承受了较大压力。

在危机期间,许多公司已经暂停了股票回购,一些公司准备藉此改变派息政策,如果疫情持续不消,其他一些公司可能也需要考虑这样做。花旗(Citi)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托拜厄斯·列夫科维奇(Tobias Levkovich)说:“实际上,未来投资者对派息股的需求可能会更大,股票回购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原因有二。”

他称,为了挺过疫情,许多公司背负了大量债务。他说:“人们或许更希望公司把钱用在偿还债务上,这会减少可用于股票回购的资金数量。”

股票回购也受政治方面因素的影响。

美银证券的萨勃拉曼尼亚说:“公司在进行股票回购时遇到的政治审查越来越多,决策者认为这种返还现金和使用资本的方式并不可取。越来越多的公司可能会从回购股票转向派息。”

鉴于当前的不确定性以及3月份以来公司在派息问题上已经采取的各种举措,固定收益投资者应抓住时机重新评估自己的股票投资组合。以下是专业人士认为能够安然度过危机的八家有能力持续派息的公司,这些公司的派息没有受到影响,其中一些还上调了派息。

2020年买入这八只「派息股」坐收稳定回报

德州仪器

虽然科技股的股息收益率较低,但这类股已经成为股票投资者越来越重要的收入来源。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 TXN)的股息收益率比其他科技股要高,为2.7%。该股今年迄今的回报率约为4%,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基本持平。

“这家公司的利润和股息增长势头非常稳定,”ColumbiaThreadneedle的金说。

今年4月,德州仪器宣布派发90美分的季度股息,与近期派息水平相当。自2004年以来,该公司每年都会上调股息。

Socorro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马克·弗里曼(Mark Freeman)说:“德州仪器是一家运营得非常好的公司,该公司很重视派息,一直在积极上调股息。”

强生

4月中旬,强生宣布把季度股息上调6%,从每股95美分增至1.01美元,该公司也因此继续是标普500指数“股息贵族”中的一员。

强生的产品非常多样化,包括药品、医疗设备和消费品(如李施德林漱口水和强生婴儿洗发水)。

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达米安·科诺菲尔(Damien Conover)在5月21日的研报中写道:“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强生通过创造现金流一直在提高派息,我们预计这种趋势将持续下去。”

但该公司也受到了此次疫情的影响。强生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戈尔斯基(Alex Gorsky)在4月份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说:“预计疫情将给今年全年公司医疗设备业务造成不利影响。”

但即使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强生似乎也有足够的现金流来继续派息。

麦当劳

在实施社交隔离措施期间,麦当劳(McDonald’s, MCD)能够保持业务运行要归功于得来速(drive-through)和其他类似取餐服务。在危机初期,许多餐饮公司暂停了派息。Charles Schwab Investment Management主动型股票策略首席投资官比尔·麦克马洪(BillMc Mahon)说:“麦当劳的一个优势是在疫情期间该公司仍有收入。”

为了留存部分资本,麦当劳暂停了股票回购,但没有暂停派息。今年5月,该公司宣布派发1.25的季度股息,和之前水平一样。

虽然派息看起来有保障,但麦当劳并没有逃脱经济低迷带来的财务压力。在5月份的年度会议上,麦当劳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肯宾斯基(Christopher Kempczinski)说:“公司能否在当前的危机中继续派息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他称,资本配置的首要任务是投资于能够促进增长的业务,“其次是优先考虑向股东派息。”

Lam Research

生产半导体制造设备的Lam Research (LRCX)的股息收益率为1.5%,不算太高。自3月中旬以来,该股大幅上涨了超过50%。但这家公司所在行业的“长期趋势非常强劲,”Socorro的弗里曼说。

5月份Lam Research宣布派发1.15美元的季度股息,和前三个季度的派息水平一致,近年来该公司每年都在上调派息。

在不断增长的利润和自由现金流的推动下,该公司应该能够继续这一趋势。Factset调查的分析师对该公司2020财年利润的平均预期为每股收益15.19美元,高于去年的每股14.54美元。该公司当前财年于6月底结束。

Lam Research此前称,计划通过股票回购和派息把75%至100%的自由现金流返还给投资者。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最近说:“在目前的环境下,我们将放慢回购步伐,第三季度可能不会回购股票。”

家得宝

最近几个月,受防疫措施影响,许多零售商处境艰难。

但家得宝(Home Depot, HD)仍在继续派息。作为一家消费必需品零售商,疫情期间家得宝的门店继续营业。5月中旬,该公司宣布派发1.50美元的季度股息,和之前的派息水平相同。

与百货公司和业内其他公司相比,家得宝拥有更多优势来度过危机。CFRA最近在研报中指出:“虽然疫情给小企业和业主造成了严重破坏,但我们预计从现在到2021年,家得宝的家居装修业务将受益于消费者生活方式的改变。”

FactSet调查的分析师预计,该公司当前财年的每股收益为9.95美元,比去年的10.25美元低3%。

家得宝首席执行官克雷格·梅内尔(Craig Menear)在5月下旬召开的一次投资会议上说:“我们将继续派息,希望随着利润的增长能够继续提高股息。”

由于拥有强劲的自由现金流,家得宝公司应该有能力继续派息。

宝洁

在汰渍(Tide)洗衣粉和Charmin卫生纸等品牌的帮助下,宝洁很好地应对了这次危机。该公司4月份宣布把季度股息提高6%,至每股79.07美分。

Factset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的当前财年,宝洁的每股收益预计为4.97美元,高于去年的4.52美元。这一预测自1月份以来几乎没有变化,这证明了宝洁的盈利能力。

虽然卫生纸等商品的大规模采购不会无限期持续下去,但晨星的艾琳·拉什(Erin Lash)预计,在当前10年里,宝洁的销售额可能会实现4%到6%的增长。她在研报中写道,宝洁提高了效率,并且“为其核心品牌投入了更多资源”。

这预示着未来几年宝洁将继续提高股息。

罗氏控股

许多欧洲公司都已经削减或暂停了派息,其中银行和零售等行业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但是属于旧经济的制药公司受到的冲击要小得多。

以罗氏(Roche, ROG.瑞士)为例,除了处方药以外,该公司还拥有大量诊断业务。罗氏最畅销的抗癌生物制剂包括阿瓦斯汀、赫赛汀和利妥昔单抗。

1月底罗氏宣布派发每股9瑞郎的年度股息,上调幅度略高于3%。该股的股息收益率为2.7%。

Schwab的麦克马洪说:“我们非常看好罗氏稳定派息和提高股息的能力。”

晨星的卡伦·安德森(Karen Andersen)在6月1日的研报中写道,罗氏首席执行官塞韦林·施万(Severin Schwan)“在产品线开发、偿债和提高股息这些常常相互制约的问题上找到了平衡。”

Nextera Energy

公用事业公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免受经济低迷的影响,因为它们的部分或全部业务都受到监管,这意味着监管机构通常允许它们的投资获得合理回报。Nextera Energy (NEE)在佛罗里达州经营两家受监管的公用事业公司:Florida Power & Light和Gulf Power。

晨星分析师安德鲁·比绍夫(Andrew Bischof)称,NextEra Energy受监管的业务“定位良好,因为该公司的居民客户基础非常庞大,在实施居家隔离措施期间业务表现强劲。大多数公用事业公司的商业/工业客户更多,这样的业务则出现的明显下滑。”

Nextera Energy也是可再生能源的主要参与者,尤其是风能和太阳能。虽然这部分业务不受监管,但在电力客户的长期合同的帮助下,该公司能够获得稳定的收入。去年这部分业务收入占到了总运营收入的40%。

这只股票并不便宜。该公司2020年每股收益预期为9.09美元,按此计算,市盈率为28倍。

但派息看起来非常有保障。5月份NextEra Energy宣布维持每股1.40美元的季度股息。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巴伦周刊》(barronschina)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6月12日报道“Dividends Are Down but Not Out. 8 Stocks for the Covid Recession.”。(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融代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s520.com/?p=26841

无视任何东西(秒批口子),下载链接:下载app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757-82712510

在线咨询微信:c306823007

邮件:guanzhijian@rdapp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